站内搜索:
主办:余干县人民医院     承办:剑国电脑城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会不会分开

        一日,混球在我身旁拨我号码,发现我的手机来电显示为混球,为了打击报复我,立马把我的短号设为屁弹,我强烈抗议无效。后来她说,看到屁弹来电,她就会很开心。

某个晚上,混球问我,我们会不会分开,我们会做一辈子的朋友吗?这个问题,我真没想过,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友情也顺着光阴,从过去流淌到现在,泛黄的日历里留下我们不少或长或短的影子。

      电话那头的声音是认真的。在神马是浮云的年代,这确实是个不合潮流的命题,我滑溜了几下眼球后说:不会的。
           
尽管我和混球有许多的不同,彼此却具备了难能分开的重要元素。

       我们在精神层面上有着相似的高度和宽度,可以无障碍的相互穿越彼此的精神后花园。常以出世的姿态支配着入世的身躯,淡淡地看着来回波动的人潮,鲜活的生命里却执著地追求灵魂的纯粹绽放,不甘心让一颗丰饶的心沉寂到无声无息,消散得无影无踪。一样的喜欢随性而淋漓尽致的人生,热爱生命中一切美好的东西。我们曾笑谈生死,不觉得活着就是幸福,死去便是悲凉,如果明天我或她远行,留下的会在感念对方的泪花里欣喜着她获得刹那永生。当窗外的四季燃烧激情时,我们会背上行囊走向彼岸,和彼岸烟霞共渡这一刻的悲欣交集,生生不息。甚至,去另一个城市,不全是为了看风景,只为了去某个角落坐坐,走走,发发呆,兜兜风,听落叶着地,看夕阳如血;或搅动杯中的咖啡,和着音乐的节拍沉醉……只是,认识快十年的我们从未同行过……

  这些丰盈而有质感的内容,让我们交住的空间色彩斑阑,光影声色皆在且无限延伸,人生因此而不清冷,不独看天涯星。

我们都认为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只是各自人生的一部分。好朋友,只要彼此真诚、信任、不相负就可。不认为好朋友就是知道对方私事的主,以知晓对方的事、或从对方口中得知他人的事为快乐。即使坐在对面的泪流满面或沉闷无声却不愿说为什么时,另一个也不会探究;更不舍得利用朋友的情份,把彼此当作利益链中的一环,让情感过于复杂、虚假、歪曲、掩饰,抽离了太多本质东西,做着所谓情份的表面功夫,却在人性深处幽微阴暗的运作;也不认为好朋友什么都是对的,客观地看待对方,回望时空,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岁月留下的声音这个啊,你不对”“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的

所以我们相处时动静自如!混球曾说,和屁弹在一起她很放松!

最重要的是我们了解对方的品质,并认同、信任。如果把友情比喻成树,对朋友情份的理解是自由生长的枝,相处时的内容是枝头绚丽的花开,品质就是根。

现在是个对人真诚容易,让人相信你的真诚很难的年代,许多人习惯于用复杂的目光看简单的东西,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自甘迷感于华丽的物质表象。验证品质最好的是面对共同功利时的态度。我和混球曾合作过,我还记得当时我说的话——我爱钱,也爱花钱,我们赚点小钱的目的是快乐,调味一下业余生活,不管结果如何,都不能埋怨,存小心眼,赚得成,亏得起。越是大的事,越不能完美,对此,我往往只从大方向着手,且决定越果断,出手越快。如果为了钱,伤了朋友的情义,宁愿不做。混球猛点头。在过程中我们其中一个因客观原因,使成本上升,我们一笑而过。不就是小赚点吗?毛毛雨了!

不过,我们也有搞不定的时候,谁买单?异口同声——你,就很有范的扭头各回各家,饭(范)不着了。甚至一次心花怒放的美食后,她说了句,你买单。本想付钱的我拒付,我们相互指着对方,对老板说——她不想付钱,这个人很赖皮。就相继离开,在店前的树萌下,相持着。店里的三个人凑着脑袋隔着落地玻璃,看着我们,也不出来,估计觉得我们不象那号人。最后,她去付钱时,狠狠地给我一个算你狠的白眼。

这时,混球大声地说:我们这种人还很幼稚,坚持简单,追求完美、真情真性。静静的夜空中传来混球深远的回声。

我也深有体味的说:那肯定,对于功利社会,实用主义充当人际交往的润滑剂时,我们不仅幼稚,还很愚蠢的人。不过,幸庆的是两个幼稚而愚蠢相遇,就象两个精神病人,他们的世界很正常。

混球是我众朋友中,难得的这些元素皆具的人,我们走在纵横交错的各自人生路上,某个交汇处我们成了同道者。

夜阑珊,与谁共鸣?感谢有你,混球!

如此合拍,怎能分开?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5/2 



地 址:余干县玉亭镇世纪大道297号   电 话:0793-3397535
备案号: 赣ICP备12014626号 技术支持:剑国电脑城
版权所有 余干县人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