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主办:余干县人民医院     承办:剑国电脑城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老 树

  即时,我眼中的这三棵老树依然以相同的姿势屹立着,不见风雨的 气动控制阀痕迹。我记得自己曾在不同的时间和角度深深注视过它们,而时间就那么一晃,过去了十年。

十年。有多少东西在忽略中被流失。也许我们每个人都会在这一瞬间的惊觉中感慨时光为何不愿回首?当记忆漫过眉梢的时候,所有的事物都已经老去。而我却在无比平静和愉悦的心情下再见这三棵老树的。

老树雄姿昂然,它们独自挺立着,庞大的阵容无一处不显示着最具旺盛的 气动蝶阀生命力。它们坚固,稳定。周围的枝头就像刚炸开的火焰,树叶稠密,阴浓。当阳光穿过它们的间隙,折射出水晶般的五光十色。

第一次用心直视老树是在急诊二楼留观病房,那段时间设有重症监护,里面躺着一个重患。重患是一名老者,年近古稀,历经沧桑。因为生活困苦,就用自己的命去救赎。他的儿媳一看就让人知道她是个尖酸刻薄的人,她常常在一大清早嘴含牙膏的残沫喋喋不休地诅咒她的公公怎么不一命呜呼,偏偏还要喝农药来不死不活地折磨她。那个时候我就故意扭头将目光投向窗外,而窗外秋意正浓,韵黄的晨光混合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懒懒地洒在老树的每一枝条上,有诉不尽的潮湿和冰凉。一片叶子终于在摇摇欲坠中掉了,被风吹起,又落下。整个过程在明亮的世界里无声无息。几日之后,老者还是去了,脸上没有一丝眷恋的表情。

因为对死亡有了另一种诠释,我在某一段时期里拒绝面对窗口外面的三棵老树。然而时间并没有我的多愁善感而停止在那个阶段,它流逝的速度和老树断枝抽芽的过程相似,悄然不为人知。而记忆更为恒久的,我想该是某夜细雨中的 气动球阀老树。

那夜很深了,120的呼啸声骤然划破细雨微朦的长空,我看见我的同事们如同脱弦的弓箭腾飞而去,我屏住呼吸站在窗栏旁边等待下一场使命的到来。而夜总是那么深沉,无论上一刻有多么喧哗不止,或是惊心动魄,下一刻便沉寂了。我听见自己惊恐不安的心跳,那么强劲有力。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听见了窗外细雨飘落在老树枝叶上的声音,它们轻盈柔软。就这一刻,也就在这一刻里,我的心突然变得很安静,很安静。

当我的目光透过清亮的薄光凝视老树坚硬躯干的时候,我发觉了真正的粗壮和强健,它们每一处都是顽强的生命迹象,被细雨浸湿的皮层上,有隆起的筋和纵裂的纹,像铁铸就的样子。伸展开的枝叶密密麻麻,在层层叠叠的叶子缝隙间悬挂着无数晶莹通透的小水珠,当120的呼啸声由远而近的那一刻,这水滴,也随警备音叮咚滑落了。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在我们面前展开,而我早忘了刚刚一幕那沁入心扉的雅致情景。当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那些缠绕在老树上的枝条不停地摇曳着它们的身姿,我恰恰看见了所有的枝枝叶叶正悄悄地对我微笑,这时,天亮了。窗外风轻云淡。

其实,生命是一个充满变数的个体。我们谁都无法预测下一个时刻会怎样?人生没有恒固的轨迹。那么,这三棵老树呢?会不会在这样一个寸土如金的领域里淹没?或许会,或者不会。而此时此刻,我们的眼睛里还是瞧见了那一片生机勃勃的绿意盎然。当我不经意间回望老树,它们依旧风姿绰约。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5/2 



地 址:余干县玉亭镇世纪大道297号   电 话:0793-3397535
备案号: 赣ICP备12014626号 技术支持:剑国电脑城
版权所有 余干县人民医院